转发:用日货的我们,怎么就不爱国了?



对这次的抵制日货事件,几次选择了隐忍。

就想问下抵制日货的爱国青年,用日货的我们,怎么就不爱国?

我用的化妆品是日资的资生堂系列,从洗面奶到乳液、水、面膜,全部是日本的。因为日本的化妆品更贴近亚洲人的肌肤,也鲜少含有化学制剂。

我穿的衣服是日单,因为日单很少会起球缩水褪色,而且更贴近皮肤。

我用的相机是佳能,因为比起同档相机,质量更好保修也更好价位也更实惠。

我爱看日剧,因为日剧里有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我喜欢的几个演员、导演、音乐家,北野武、宫崎骏、龟梨和也、土屋安娜、中岛哲也,岩井俊二、中岛美嘉、苍井优、宫崎葵、小田切让等,都是日本的,我喜欢看叫人反思教育制度的《告白》、《13岁的hello work》,喜欢令人有忧患意识的《日本沉没》,喜欢表现二战后的庶民人情味的《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喜欢揭露医学界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的黑暗面的《白色巨塔》,甚至根据日本AV女优饭岛爱亲身经历改编的电影《饭岛爱自传》,喜欢表现中国移民辛酸的纪录片《含泪活着》。



我也喜欢日本动漫,我们这代80后,哪一个不知道大空翼、悟空、贝塔、哆啦a梦、樱桃小丸子、一休哥、蜡笔小新、死神、银魂、海贼王、小忍者、星矢、比卡丘?哪一个没有做过当奥特曼拯救世界的英雄梦?哪一个没有幻想过多一辆四驱车?哪一个不是放学后苦坐在电视机前期待那半小时的动漫时间?

我也喜欢日本的文学,村上春树、村上龙、太宰治、芥川龙之介、青田七惠、东野圭吾、樋口一叶、京极夏彦、我也喜欢日本的俳句、茶道、花道、寿司、瓷器。

我也挺喜欢日本的视觉系。喜欢那种鲜妍的穿着打扮和面对镜头不服输的忤逆。喜欢听《深夜食堂》的插曲码字,我还打算过段时间装修房子,在阳台铺上榻榻米,在厨房挂上门旗,摆个换来好运气的招财猫。

你要看到这里,一定会有人说我丫保证是个卖国贼,崇洋媚外,可我就想问,用日本货的我们,怎么就不爱国了?

看到日本军国主义残杀中国同胞,我也流泪,愤慨,指责。

汶川地震,我们也做志愿者,背着消毒罐,带着尖嘴口罩和防化服,在30多度的高温,从高山上搬下尸体,给帐篷里的难民发放食物。

给艾滋病村的孩子买手套,给希望小学的孩子捐款,给乞讨的老人施舍。

我也一次次为动车、桥梁塌方、北京水灾、及其他不明死亡事件忧愤、去实地采访、尽量写出客观、真实的报道。

做记者时尽量趋向事实,哪怕现在的媒体监管那么严格,依旧尽量多为讨薪民工说话,多揭发贪污,多褒奖好人善行。

我不会拿我的镜头,去拍砸向自己同胞辛苦多年积攒的家业的恶行,也不会用我的文字,去煽动更多的人打砸抢烧,更不会用我的喉咙,指着同胞的脊梁骨,骂——你们这群叛国贼!

九九年的时候,中国驻南大使馆被北约炸毁,我曾经抱着地球仪,让一个在我家吃饭的美国阿姨给我指,北约在何处?那个阿姨说了句话,这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这些战争,我们也厌恶,但我们不要因为战争,就不能做朋友,战争与人民无关。

汶川地震的时候。我问那些帐篷小学里的孩子们,你们的梦想是什么?他们指着教书的解放军,以后我也要保卫国家。

我曾经采访过一个维族小孩,他家很贫穷,我问他,你长大想做什么呢? 他挠挠头,冻红的脸庞露出羞涩的笑容,我想去上海,学计算机,将来做科学家,我并不因为75的暴行,就觉得维族的孩子就是杀人凶手。

我也为了招商引资,跟政府共拍景区推荐纪录片,去牧区给农民发放《畜群治病指南》,给雪灾里用自用拖拉机挖出几个群众导致自己被埋的村支书写过悼词,甚至连我们家乡的世博会推介词,都是我熬夜赶出来的。

7,5闹事的当天,我问我家对门的维族奶奶,我说如果闹事了咋办?奶奶搂住我,要是闹事了你就躲奶奶家里来,奶奶在,你就在。

我家和对门的奶奶家关系很好,每年过库尔邦节和肉孜节,他们都会给我们送好吃的巴达木和巴哈利。我忘记带钥匙,奶奶就把我接到他们家做作业,还给我烫了热乎乎的奶茶。

我走过中国这么多城市,从来没有人因为我是新疆人,就指责我是小偷,我无家可归时,依旧有相识不久的人,把家里的钥匙放到我手心,我生病时,也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给我打来电话鼓励我,安慰我。

我依旧想念我的家乡,想念我最好的几个维族朋友,想念在废墟上重建的乌鲁木齐,想念汶川地震,难民们给我在树上拽的几颗野果子的味道,也想念在大理,和几个日本游客,共饮的青梅酒。

我也很想去拉萨,和藏民们一起磕头拜谒,也做好了明年去日本旅游的打算,甚至准备学习下初级日文。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热衷日货,我们聚到一起,也会讨论哪款日货性能更好,怎么购买,也会选择在日本料理店聚餐,也会为日本的一次次参拜靖国神社愤慨,一次次在微博和豆瓣呐喊不平。我们也会给我们的孩子播能给他带来快乐的日本动漫,也会告诉他日本曾经侵犯过中国,但也会提醒他,不要去学习援交和日本的亚文化,不要过多的仇恨与战争无关的日本人民。

如果中日打仗,我们甚至做好了一起共赴战场的准备,我有一个医生朋友,他说他可以做随军医生,有一个热衷军工的朋友正在研究防空洞的方位和武器装备,我说我也可以做前线记者,写更多真实的报道。

但这并不会让我们产生抵制日货的想法,而更多思考的是:怎么让中国的孩子早日觉醒,学习更先进的技术;怎么让国货提高质量和服务,少点山寨多点创新,不要再沦为外国企业的代加工厂和廉价劳动力,在世界范围内,更有话语权;怎么让中国的影视音,多反映民生,少点天马行空的啼血和恶俗的炒作。

因为每一件来自日本的产品背后,都刻着made in china。每一个喜爱日货的人心里,都有一个鞭挞左奴的强国梦。

我们从不忌惮生死,如果敌人踏入了我们的国门,就算咬,爬,我们也会誓死抵抗侵略者,我们会用自己的肩头,抗住生死的闸门,让更多的孩子逃出战祸,我们会用我们的丰田、本田、尼桑、三菱、富士斯巴鲁、铃木、马自达、凌志、大发、英非尼迪,输送老弱,运送弹药和粮草,我们会撕下我们身上的日单,给受苦的百姓包扎伤口,擦拭眼泪和鲜血。

但我就想问下,用日货的我们,怎么就不爱国了?(文/没头脑也很高兴)

评论

© 云之那一方的习习 | Powered by LOFTER